且看85后“温州帮大佬”被重罚,你所不知道的游资秘密

分类: 股票配资 发布时间:2018-09-29 19:26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蜡烛相信给人结网捕鱼的技术,可以让你有吃不完的鱼。(只做股票分析,不做个股推荐)捕到鱼了,烤鱼、炖鱼、酸菜鱼看你的厨艺了,顺便说一句,吃鱼的时候叫上蜡烛,我这里还有好酒呢!期待与你把酒言欢论股市!

上周,证监会再出重拳,处罚了驰骋游资圈的“温州帮”。

去年”温州帮”马永威已经被公开处罚一次,近日再次受到处罚,并且还是一天接到两张罚单,整个游资圈瑟瑟发抖。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和今年证监会两次处罚的马永威竟然都在发生在同一时期的事情,只有短短50来个交易日,马永威“团伙”就操纵了3只股票!

“一字断魂刀”、虚假报单“撬跌停”、交易对敲等游资手法曝光,让股民们”大开眼界”!

两次合计被罚没1.4亿

证监会网站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时任上海务本投资总经理马永威在2016年5月通过账户组,分别操纵中水渔业和宝鼎科技,最终被罚没6988万元人民币。

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在2017年的6月份,马永威已经被证监会处罚过一次,那次是因为跟同伙一起操纵“福达股份”被罚没6865万。

两次合计起来已经是接近1.4亿了。不知道80后的马永威能否拿出这笔巨额罚款,因为上一次他跟证监会说自己经济比较困难,请求酌情减轻处罚。

从交易时间来看,三只个股的处罚案例中,最早交易日是2016年5月5日在,最晚交易日是2016年7月18日,不到两个半月,具体来说只有50来个交易日。

几十个账户操纵这两只股票

证监会网站9月20日公布两份行政处罚书称,马永威因操纵“中水渔业“宝鼎科技”股价,构成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合计罚没6989.84万元。

获利情况

操纵中水渔业”:

操纵期间,马永威实际控制账户组集中资金优势,通过连续买卖、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虚假申报的操纵手法交易中水渔业”,影响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并在拉抬股价后卖出,共计获利1400多万元。

操纵“宝鼎科技”

2016年5月5日,账户组开始建仓,当日持仓200多万股。5月6日至5月19日,账户组通过对倒等交易手法,继续拉升股价,至5月19日,股价达近期最高点19.98元,上述11个交易日合计买入4954.11万股,合计买委托金额8.22亿元,平均每日的买入数量占全市场买入数量的比值28.61%。

5月20日,账户组集中卖出,当日股价跌停,卖出量总计为持仓的55%,当日持仓减至676.3万股。5月23日,账户组继续卖出直至清仓,当日股价跌停。两个交易日账户组累计委托卖出2177.31万股,卖出金额3.70亿元。

2016年5月5日至5月19日,“宝鼎科技”股价从13.96元上涨至19.47元,涨幅39.47%,期间,该股日均交易量是前13个交易日日均交易量的4.42倍,是后13个交易日的1.45倍。操纵期间,上市公司未披露对其股价具有重大影响的其他信息。

股价拉抬手法揭秘

1、集中资金优势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和证券交易量。

2. 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量。

3、虚假申报,影响证券交易价格。

证监会做出处罚决定

其中,操纵“中水渔业”的,没收马永威违法所得1450多万元,并对马永威处以29000多万元罚款。

操纵“宝鼎科技”,没收马永威违法所得870多万元,并处以1700多万元罚款。

两者合计罚没6989.84万元。

据处罚时有关媒体报道,具体手法:

选择总股本较小,流通市值在30亿以下的冷门股票低成本吸筹、控盘,不动声色地建仓

拉抬阶段,在控制的账户之间对倒伪造交易活跃假象,引导其他投资者跟进,盘中连续高价申买,拉抬股价;分时走势直接、生硬,波动幅度较大,断层频繁明显。

在股价封至涨停的情况下,继续以涨停价大量申买,强化尾盘涨停趋势,继续诱导其他投资者跟风。

出货阶段通过虚假报单撬动跌停板完成出货,诱骗其他投资者充当“接盘侠”,大量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因高位接盘被套牢

根据交易软件数据,在马永威等人的恶意操纵下,本案涉案标的福达股份在2016年7月5日至7月12日仅仅6个交易日间,股价持续强势拉升,累计涨幅高达52%。而同期上证指数涨幅2.03%。一时间,福达股份的火箭飞升与寡淡的大盘形成鲜明对比。

由此,仅数日间,福达股份已成为彼时A股市场中一颗闪耀夺目的明星,引得多家知名游资席位以及众多中小投资者跟风参与

成功引得接盘侠后,马永威团伙随即借势出货,上演“一字断魂刀”,于此后的1个交易日(2016年7月15日)内出货高达95%,造成股价跌停导致大量投资者深套其中。

据证监会调查,马永威、曹勇等团伙,控制使用38个证券账户,在2016年7月5日至7月18日期间涉嫌操纵福达股份股票,投入资金量高达2.9亿元,获利超过2289万。

为了能够利用资金优势来操纵股票,马永威等人先期一直在寻找大额资金来作为吸筹的成本。而江浙闽地区的“带资金账户”就成为他的筹资目标,特别是温州地区。

稽查人员表示,“2.9亿的资金,其中有两千多万是自己的保证金,其他资金是来自江苏、浙江、福建这样的地区,”账户拥有者知道自己的钱被拿去炒股了,但不一定知道被拿去操纵股票了,这并不是他们在意的,他们只要定期拿到固定收益就可以了,整体上账户出借方和借入方,是债权债务关系,而非代客理财的关系

2017年6月的时候,证监会决定没收马永威跟同伙违法所得约2,288万元,并对马永威处以约4,577万元罚款。

“85后”马永威身份成谜旗下私募公司因失联而注销

坊间关于马永威的传说繁多,更将其冠以“温州帮”帮主的头衔。

根据证监会的处罚通知书显示:马永威,男,1985年2月出生,时任上海务本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住址:上海市浦东新区。

市场有一种说法,“温州帮”实际上是江湖老庄刘大力留下的一群人。他们承习出一种新打法——底部吸筹3至5天迅速拉起,找机会一笔倒掉,比徐翔“一字断魂刀”还狠,且屡试不爽。

这群人拉上昔日合作伙伴马永威等几人,以上海陆家嘴公馆小区2号楼602为据点一起作战,号称“温州帮指挥部”。

马永威钱多,传被封为“帮主”。同时马永威背后出资收购上海善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曹勇负责前台扛雷,表面完成阳光化转身。公开数据显示,其旗下的善智一号净值一路飙升,飙升到不符合逻辑。

而且根据传闻,“温州帮”真正的操盘者不是温州人,而是一些私募机构利用股票配资,借用温州的资金在操作某些股票以获利

温州曾被称之为“配资资金批发地”,几年前有数百亿元的资金配给来自全国各地用于炒股。近几年因为配资被监管,温州配资量萎缩了不少,但依然有不少存量。

在配资被监管前,温州大量民间资金以“小、散”形式配给一些散户来操盘。监管后小额配资日益退出市场,而一些私募机构开始在配资领域大展手脚


免责声明